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 正文
山东省语言文字工作考察团出访总结
撰稿人:nf8.net 时间:2005-03-24 09:03:11 浏览次数:

山东省语言文字工作考察团2000年


出访总结
应新加坡东方文化学院、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和香港大学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主任欧阳汝颖博士的邀请,山东省语言文字工作考察团于2000年11月31至12月7日访问了新加坡和香港。代表团由山东师范大学、山东经济学院、山东科技大学、山东体育学院、山东工程学院教务处处长和山东省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出国留学办公室人员组成,由山东省语委办副主任韩述梅带队。
考察团在新加坡访问了南洋理工大学、圣保罗中学,拜访了华文研究会原会长卢绍昌教授和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主任吴英越教授。在香港访问了香港大学、圣保禄中学和香港保良局陈南昌夫人小学。与香港大学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主任欧阳博士、圣保禄中学校长黄叶慧莹女士、陈南昌夫人小学校长、小学中国语文教育研究会会长刘筱玲女士进行了座谈。参观了校园、教室,观看了圣罗禄中学的普通话课和朗诵表演。观摩了陈南昌夫人小学的作文和普通课。所到之处,给考察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记忆。这次考察的收获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了解了新加坡推广华语的情况和经验,为我省推普提供借鉴。
新加坡在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自主的国家之后,政府在各方面都开展励精图治的方案。教育方面采取双语(母语+英语)教育制度学习两种语言。学校教授的母语有马来语、淡米尔语和华语3种,提供相应的种族学生学习。由于华族占全国人口的3/4,人数多、语言背景复杂、在家庭大多讲中国南方各省的方言,而学校教导的华语(普通话),因此,华语学生学校学习和家庭用语不一致,只能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同时直接影响双语教育的成败得失,为了改进华语教学效果,教育部在1974年发布《简体字总表》和它的订本(1976年),所审订的2200多个简化字跟中国公布的简化字是一致的,采用简化字编写新的中、小学华语教科书,采用新的规范字音并用《汉语拼音方案》的注音,课文附有标准发音的录音带。电台、电视台大力推广汉语拼音方案,用普通话播音。(以上种种,为1979年开始的推广华语运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为了更好地普及华语,新加坡开展了推广华语运动,从1979年9月7日李光耀总理主持隆重的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开始。推广华语运动的目标是:华语取代方言。呼吁全体华族同胞放弃说方言(12种)的习惯,养成说华语的习惯,以便消除华族之间因言语不通所造成的隔阂,而与学校里教导的母语互相配合,最终目标是使华语成为新加坡全体华侨同胞的共同语言。不但华人能够互相了解,打成一片,而且也能够与全世界的华人沟通。
新加坡的推广华语运动21年来取得了卓著的成就。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990年12月2日刊载的消息介绍,,“与10年前(1980年)相比,华族双语人口大增,华语成为华族家庭常用语言。”
新加坡《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指出,“在家中主要以华语交流的华人占华人总数的百分比,从1990年的30%,提高到2000年的45%;相反的,使用方言的比率从50%跌至31%,这显示政府鼓励人们讲华语,以及推广双语的教育制度,已经使人们减少使用方言,华语已逐步取代方言,成为华族家庭中最常用的语言”。
调查报告还显示,受教育程度与讲华语(普通话)或方言关系密切:没有受过教育的华人的75.5%在家使用方言;而受过教育的人,仅有小学42.2%、中学26.5%、中学以上的23.2%、大学17.5%在家讲方言。以上数据显示,没有爱教育的人讲方言的最多,达75.5%,而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讲方言的比率越来越小,大学文化程度讲方言的比率仅占17.5%,讲华语(普通话)者的比例为:没受过教育的占22.8%,受过小学教育的占50.7%,受过中学教育的占46,中学以上占44%,大学34.7%。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还显示,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有47.1%,以英语为最常用家庭用语。
新加坡的经验启示我们:只有积极发展教育,在学校积极教授大力普及普通话,才是推广普及普通话的最根本的途径。
二、实地考察了香港的中小学,对其普通话教育情况有了大致了解和感性认识,并受到了深刻的启示。
在香港,与港大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主任欧阳博士进行了交流,参观了港大图书馆,由于时间短,了解情况不太细。但对香港圣保禄中学(女校)和保良局陈南昌夫人小学的考察较全面细致,除参观座谈外,每校还听了2节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思索。
香港圣保禄中学是一所教会学校。该校开设了普通话课,聘请普通话水平达到二级甲等以上的优秀双语教育毕业生任职。教师讲普通话很标准,态度和蔼,循循善诱,语言风趣。加上现代化的教学手段,使学生精神专注,不时发出会意的笑声。学生回答问题踊跃,普通话大都讲得很标准。
印象最深刻的是该校女学生的朗读表演,感情真挚、表现恰当、抑扬顿挫,表演自如,全然没有大陆群体朗诵的“学生腔”,也没有女声的尖厉,看来,朗读与发声的技巧值得学习。朗读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时,还在舞台一侧配以电视屏幕,诗中描绘的情景以画面更叠再现,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朗读者与听众深深地被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所感动,所陶醉。
所参观的保良局陈南昌夫人小学,是政府办的一所学校。生源多为附近公房的居民子弟,其家庭住房拥挤,经济境况较差,有些是单亲家庭子女。学校注意给这些学生以特别的关爱。教师上课充满爱心,温柔呵护,生动有趣。写作课注意指导学生如何观察事物,如何表达。普通话课形式活泼,用单手表示普通话的一二四声,用双手表示普通话的三声,非常直观。练习朗读时,教师用录音机播放歌曲,学生传球,歌曲停止时,球在谁手中谁就上台表演,请另一同学解说。课堂生动活泼,学生情绪高涨,印象自然深刻,真是愉快教育。
三、感想与启示
此次访问,深为新加坡政府与学者推广普通话的执着精神和守法意识所感动。新加坡的官方语言为:英文、华文、马来文、淡米尔文。新加坡法律并没有对推广华语做出规定,但70年代以来推广华语成绩斐然:讲普通话蔚然成风,写简化字的意识与习惯非常明晰。代表团与卢绍昌教授会谈时,谈到中国已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卢绍昌教授说:“我已经有了”。相比之下,我省存有差距。一是讲普通话与写规范字的意识差,虽然我国《教育法》早已规定“学校应当推广使用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规范字”,但一些学校因习惯影响而依旧在课堂上用方言。二是教师普通话水平差,汉字字音发音不准,影响学生正确的读音,如果学生仅会听、会写汉字而发音不准,这不能不说是语文教育的缺陷。三是普通话朗读水平差。我省高校朗读与朗诵的师资太少,《现代汉语》的朗读一章,有的学校无人讲,让学生自学,效果自然好不了。今后必须加强对语文教师的培训,提高他们的普通话语音水平和朗读水平,使教师的语音真能对学生起示范作用。
此次访问,使我们更深切地感受到山东方言与普通话的差别影响了我省对外交流。圣保禄中学校长黄叶慧莹女士对我们说:“你们讲得的话我能听懂,但是我今年5月到济南访问,参观了中学,他们的讲话我听不懂。”看来,有的人认为“山东话是北方方言,与普通话的差别不大,别人能听懂”的认识是错误的。实际上,山东方言与普通话在词汇、语法、表达习惯方面都有差别,语音方面的差别更大。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已经颁布实施。今后,我们应加强执法力度。大力宣传《国有通用语言文字法》的内容,宣传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重要意义。广泛开展对教师、与口语表达关系密切的大中专学生、公务员、播音员、主持人、影视话剧演员的测试工作。以测试促培训,以培训促使用,较快地提升我省专业人员的普通话水平,提高文化素质和教学、管理、服务质量。
四、以今后的工作建议
1、今后,应加强我省与港、澳、台的交流,增进友谊与了解,为推广国家通用语言,促进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2、加强与西方以华语为第一外语的国家的交流,如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以扩大我省的对外影响,促进教育与经济的合作与发展。